相关文章

深圳首对河道治理进行系统性规划

因此,今年刚刚出版的《2014~2020年深圳市防洪潮规划修编及河道整治规划》不仅仅有河道防洪标准的内容,更重要的是,第一次将河道综合治理的理念列入了政府的河道整治规划,第一次将河道治理进行了防洪、截污、补水、生态修复等系统性的治理规划。

随着全市河道综合整治的全面铺开,难题也接踵而至。但是,上有难题,下有对策,深圳市的河道综合整治之路也随着主政者意识的提升、视野的拓展、效率的提高,得到逐步的解决。

标准:治河要看综合治理成效

以前治河只看河道防洪标准是否达标,但是按照市委书记提出的国际化、现代化城市建设标准,这种理念已经不再符合深圳城市建设和发展的要求。同时,市长许勤提出的“深圳质量”的内涵,也要求治河还要更多考虑河流治理和城市发展空间,人类活动范围、生态融合和人居环境等综合因素的结合上。

因此,今年刚刚出版的《2014~2020年深圳市防洪潮规划修编及河道整治规划》不仅仅有河道防洪标准的内容,更重要的是,第一次将河道综合治理的理念列入了政府的河道整治规划,第一次将河道治理进行了防洪、截污、补水、生态修复等系统性的治理规划。

支持:政策和资金支持日益完善

随着深圳河道综合整治工程的全面铺开,除了从规划上,同时还有诸多政策积极推动深圳的河道综合治理工作。一方面,深圳市发改委和监察局的第8号文件通过将需要治理的河流全部纳入政府列表当中,列表中的河流视同立项,直接进入前期工作,减少了很多审批方面的步骤。另一方面,《深圳经济特区第四轮市区政府投资事权划分实施方案》已经下发,将由市财政来统一负责河流整治资金来源。这解决了以往由市区分工,各自负担辖区河道整治人、财、物的方法,改为统一由市财政解决河道综合治理的资金问题。

另一方面,市区同步治理的模式逐渐形成。如坪山河目前干流和支流正在进行同步治理,这种方式,将极大的解决原来因为干支流治理不同步,而造成的治理效果小,群众怨情高等难题。

管理:一河一长,负主要责任

2012年开始,深圳市就河流治理管理启动了“河长制”。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吕锐锋亲自上阵,担任茅洲河、观澜河、龙岗河、坪山河4条跨市河流的“河长”。“河长”是河流治理管理的第一责任人,他们的任务就是让深圳每一条河流都拥有优美的水环境。同时,拆除河道管理范围内乱搭建,河流管理范围内的水域陆域保洁、绿化养护、堤防及附属设施维护、安全管理等日常管养工作常态化,加强水政执法,查处涉河违法行为等都是河长们的工作任务。

现在,深圳纳入“河长制”管理的河流近140条,已经覆盖了深圳市的主要河流。接下来,深圳将以“河长制”为突破口,全市河流的治理管理也将因此提上新的日程。

排难:要将覆盖的河道打开

在区一级的很多支流和小河,还存在被违建覆盖的问题。这些河道防洪标准受到了限制,容易发生内涝和洪水。而且由于洪水的冲刷,覆盖面逐渐被掏空,还存在着极大的地陷隐患。加之拆迁难题,河道综合治理即使提上日程,也难以得到执行。因此,在市委市政府的河道治理专项会议上,市委常委、副市长吕锐锋提出,要把人民生命放在第一位,即使有再多的困难,有条件的也要将覆盖的河道打开,对其进行综合整治。

除此之外,深圳的河道治理还提出湾区经济和重要项目治理要求,服务深圳重要的经济热点。市委市政府要求相关部门,一定要加快深圳湾、前海大空港、生物谷、茅洲河宝安段等重要河段和湾区水污染综合治理。

深圳市河流综合治理进度表

正在推进治理前期工作河流包括:坪山河、赤坳水、龙西河、新和水、丁山河、布吉河(龙岗段)、沙湾河、君子布河(龙岗段、龙华段)、山夏河、木古河、鹅公岭河、牛湖水、东坑水、玉田河、大凼水、西田水、茅洲河界河、新桥河、塘下涌、新桥河、共和涌、铁岗水库排洪河、福永河、机场外排渠、石岩河、上寮河、王母河、麻磡河、双界河、南澳河、杨梅坑河、新大河、水磨坑河、鹏程河、乌泥河、西边洋河、三溪河、碧岭水、石溪河、大康河、同乐河、四联河、黄沙河、龙华河、横坑水、坂田河、大水坑河、上芬水、白花河(光明段)、楼村水、新陂头、应人石河、九围河。

正在治理的河流包括:茅洲河中上游段干流、布吉河(二期)、大沙河中下游段、龙岗河(二期)、葵涌河、南约河、梧桐山河、龙西河、回龙河、樟坑径河、民治河、大浪河、白花河(龙华段)、西乡河、新圳河、葵涌河、水头沙河、鹅颈水。

力争2014年年底前开工治理的河流包括:墩子河、汤坑水、田坑水、坂田河、大水坑河、上芬水、木墩河、九围河、应人石河、排涝河、黄沙河、四联河。

网罗天下